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今期特马王中王 >

数千越南人来回广西东兴跨国打工 官方增强监管 东兴

2021-02-09 09:04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东兴市公安局和口岸签证处统计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8月,办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出入境证》的人数为2929人,常设居留和常驻在东兴的越南籍人员达2000多人,东兴同意用工人数为1020人。东兴市人社局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,进入东兴务工的越南人以低档次为主。

  原题目:每天数千越南人往返广西东兴市跨国打工,官方正加强监管

  街头卖货人

  防城港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续签程序如何优化仍有待考量,而劳务中介公司也有存在的必要,一是便于监管,公安机关直接对接劳务中介公司;二是劳务中介公司对用工企业有所监视,也能为工人维权,应答工人拿不到工资等问题。

  进厂打工的越南人,多来自越南中西部穷困地区,女性居多,不会说中文,其用工成本同比中国工人要低约1000元。

  数千越南人在东兴务工,官方如何监管?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东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(以下简称“东兴市人社局”)懂得到,为了规范跨国劳务,并补充自身劳动力不足,东兴近年踊跃探索境外边民劳务合作,尤其最近半年,跨国劳务工作得到了有力推动。现在,越南人进入东兴境内企业打工,需办理务工证。

  有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8月,暂时居留、常驻在东兴市的越南人达2000多人,东兴市相干部分批准用工人数为1020人。这还不包含应用边民证每日往返于东兴、芒街之间的越南人。

  与阿龙在街头不停徘徊不同,另一类越南卖货人喜欢择一处蹲坐,他们多是上了年事的女性,刻舟求剑式等候中国游客路过。

  24岁的阿珍是这里的“名人”,长相靓丽,中文流畅,附近的店员热忱推荐,说她不久前出镜上了新闻。

  冯氏爱在保通公司打工2年,主要做海鲜荡涤、包装等工作,每月工资2200-2800元,这比她在越南赚得多,她所在的村有20多人在保通公司打工。

  韦贤和说,用工企业取得相应资格后可绕过劳务中介公司直接招人,但想去越南招人不太事实,一是依据现有划定,直接去越南招工属于守法,需通过越南的代办公司实现,而且越南自身也在思考,毕竟是把工人输出到中国,仍是吸引中国企业去越南设厂;二是从前存在非法用工景象,呈现了一些问题,如局部越南工人拿不到工资,因此没有中介公司作为担保,越南人也不敢随意进入中国企业。

  很多途经的中国游客会问,“是不是越南人”,听到回答后,有些会多问几句,甚至请求合影,留个接洽方法,加个微信。郑茉莉并不抗拒,会取舍配合,并借机让他们买一点特产。

  南达公司东兴分公司出产厂长邹杜平先容,目前,该分公司有工人90多名,九成是越南人,且多数是女工,男性仅13人,有10对夫妻。邹杜平直言,招工时,装扮时尚、中文好的越南人坚定不要,一看就待未几,他招的多来自越南中西部乡村地域。

  游客的光顾,让一河之隔的越南人嗅到了商机。

  41岁的阿重来自越南西贡,距离芒街两千公里,过来要坐两天两夜的车。他在芒街租房,白天在东兴一家工艺品店当店员,每月工资1500元,过年过节有一两百元的过节费。每月,阿重得省吃俭用,存下600元寄给留守老家的妻子和两个孩子。

  据相关政策,中越两国边民办理边民证,即可随时通关出境。多位东兴市政府工作人员证明,越南人只有到了芒街,不论来自越南哪里,均可办理边民证,进入东兴异样便利。

  经几个月的察看,邹杜平发现,越南工人听话,好管,但也不太灵巧,有些小弊病老是改不过来,需要“贴身式管理”。

  “厉害的每月能赚3000元,差的只能赚1000多元。”阿龙干这行两年了,每月能够赚一两千元。

  对生疏来访者,一旁的女性错误坚持警戒,不断提示阿龙:不能说太多,警惕是考察人员,会被带走的。她不愿流露本人的名字,只埋怨说,他们在商铺门口停留时,会被中国老板骂,说他们影响了商铺的生意。

  阿珍的共事郑茉莉也是一名跨国上班族,她染发,纹身,口红娇艳,看不出是来自越南太平省的贫穷家庭女孩。

  没有顾客上门时,阿丽会站起来走动,有时趴在河边的围栏上,宁静地注视北仑河,河面上不时有铁壳船穿行,对岸就是她的家。

  郑茉莉表示,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,在越南也可找很多工作,如卖衣服、饭店服务员,但工资最多1800元,如果雇主是中国人,工资可以高点,因而很多女孩都乐意来中国打工,但读了大学,反而就不来中国了。

  “说好的价格,不能结账时来砍价”,“假如能有这个价,你拿多少咱们收多少”……10月25日17时50分,临放工,7名中年男人进店筛选越南特产时屡次尝试讲价,画着妆、抹鲜艳口红的店员阿珍纯熟“回击”,没让这批游客“未遂”。

  越南工人的勤快便宜,满意了中国企业的用工需要。看好东兴跨国劳务的远景,今年年初,广西北流南达古装针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南达公司”)在东兴设破分公司,尝试聘请越南工人。

  进厂女工

  只管在东兴工作两年,郑茉莉没有中国朋友,对东兴也陌生,她每天在家中、店里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。有朋友还讥笑她,“你在东兴工作了那么久,连哪些地名都不晓得”。

越南工人进入东兴的企业务工,需办理《务工证》等证件。 劳务中介公司向越南工人提供的企业招工信息。

  东兴市人社局潘姓负责人表示,过去存在非法务工的现象,规范工作刚起步,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。在政府的构想中,今后,所有进入中国务工的越南人都纳入规范管理之中,包括每日往返中越两国的跨国上班族。该负责人强调,据相关部门预测,越南人工成本低廉的优势可能只有5年,要抓住这段人口红利期。

没有顾客,阿丽有时会趴在护栏边,远望北仑河,河的对岸就是越南芒街。

  目前,郑茉莉没有留在中国发展的盘算,也不想当一辈子店员。她想开一家小店,但算了算,房钱、进货等启动资金要10万元,这对她来说是地理数字。

  郑茉莉说,她工作忙,不怎么用微信,有人给她留言,她经常很晚才看到,而且有些人年纪大她十几岁,基本就不合适。

  凌晨,东兴口岸最先热烈起来,前往越南的中国游客川流不息。与此同时,近万名越南人通关进入东兴,他们是跨国上班族、蚂蚁搬家者、街头卖货人……

  2015年,郑茉莉19岁,高中毕业,她选择不读大学,来中国当街头卖货人。郑茉莉表示,在越南,像她这样的年轻人,很多都不读大学,认为读了大学也不好找工作,挥霍钱。郑茉莉生机小她5岁的弟弟读完高中后,出来学一门技术。

东兴口岸附近,有很多越南人卖烟、香水、手链、越南盾等商品,www.3000789.com,他们每日往返与芒街和东兴之间。

  “每月休息2天,工资2300元。”郑茉莉说,现在比去年做街头卖货人时赚得少,但不必日晒雨淋,且收入稳固。

  面对中国游客砍价,阿珍早已习惯,能从容应对。不外,为一两块钱扯来扯去,这让她有些恶感,以为这种顾客太吝啬了。

  为了工资高点、学习一般话,阿珍一年前成为跨国上班族,每日往返于东兴和芒街之间,出入境通关的时间和排队有关,有时是半小时,有时要等一两个小时。

  得悉有人来访时,40岁的冯氏爱化了淡妆,特地穿上一件暗红色裙子。

  据阿龙介绍,他比拟熟的卖货人有多少十人,都是男性,常一起举动,在街头寻找;若见顾客犹豫,或执意砍价时,其余人也会过来帮忙,一起设法压服对方。

  冯氏爱做过很多工作,种地步、卖海鲜、进服装厂,一般每月能赚1000元左右,最高时拿到过1500元。来到保通公司后,她每月能赚2200-2800元,“什么时候保通不要我们了,我们才回去”。

  位于广西防城港市的东兴市是边贸城,与越南芒街仅一河之隔。两国边民通关出境,若不需排队,仅用不到一分钟时间。高收入吸引越来越多的越南人前来东兴淘金,他们或在街头散卖越南特产,或被中国老板聘用务工;或每日来回于中越两国,或主意失掉正当务工资格。他们的身影随处可见,是彷徨在街头的卖货人,越南特产商铺里的店员,流水线工厂里的普工,物流公司的搬货人,酒店的服务人员……

  东兴也是中越边疆最大的游览集散地,从东兴前往越南的游客逐年上涨。2016年,经东兴口岸出入境人数冲破700万人次,其中,经东兴口岸赴越南游客占广西90%左右。

下战书6时许,大批在东兴打工的越南人过关返回芒街家中。

  有中国游客投来眼光,阿龙会抓住机会,连忙从破旧的斜挎包里翻出几串手链,吆喝“这是越南的,买一个”。

  对于中国顾客,郑茉莉印象最深的也是讲价问题,“喜欢讲价的就开高一点”,“太低就不卖了”。有顾客拿几年前的价格比,不买也不走,始终说不停,郑茉莉没忍住,就和顾客吵了起来。

东兴口岸附近的商铺,不少中国老板喜欢聘用年轻英俊的越南姑娘当店员。

  22岁的阿娟是为数不多能说中文的女工,她和丈夫阿天来自越南宣光农村地区,坐车到芒街要12个小时。

  经中国女老板劝告,27岁的阿海才乐意接收采访。阿海只读过一年书,在越南卖过衣服,目前在东兴做店员近三年,她老公在东兴帮人卖红木,两个孩子由爸妈照料。阿海说,她的每月能赚2000多元,实在跟芒街的工资差未几。

  据东兴市人社局工作人员供给的文字资料,在用工企业中,中国工人和越南工人工资个别雷同,但中国工人需购买五险,每月共计713元,而越南工人仅需办理《健康证》、《中国国民共和国本国人出入境证》和购置意外损害保险,支付中介公司的劳务差遣用度共计280元,每个越南工人每月节俭用工本钱约500元。

  对此,东兴市人社局工作人员回应称,相关和谐工作还进行中,今后有望优化办证流程,如现行的一个月入境停留时间有望延伸至三个月、六个月,也有放宽前提让企业提前试工。

  上述文字材料指出,跨境劳务仍存在诸多问题及艰苦,如中越双方协作共管机制尚未建立,从事跨境劳务中介机构监管不够规范,办证等费用显著上涨,入境停留时间短等。

  阿娟和丈夫来自越南宣光农村地区,今年7月进入东兴一家工厂打工。经夫妻俩介绍,先后有11名越南人进入该工厂打工。

  生涯在芒街四周的越南人,若到东兴淘金,多抉择逐日跨国来回。他们的特色也很显明,会一点中文,打扮绝对时尚。而来自越南中西部贫苦地区的人,则形成了跨国务工的另一群体,他们多是年青女性,装束简略,不会说中文,直接进中国企业当普工。

  跨国上班族

  阿龙的老家位于越南太平省,间隔芒街有500公里,坐大巴要一宿。阿龙称,父亲在老家做手链,他自己以前也在老家做,两年前离家寻找商机,后来成为东兴街头的一名卖货人。

  2013年,广西财经学院曾宣布调研讲演称,越南每年有约100-150万人进入就业年纪,越南现有国营企业5000多家,私营企业10万多家,外资企业4000多家,与百万劳能源比拟,本身企业接收才能有限。

27岁的阿海在东兴当店员近3年,每月工资2000多远,她的老公也在东兴帮人卖红木。

  最初,郑茉莉不会说中文,只能在东兴街头当卖货人,每月赚2000-3000元。一年后,郑茉莉的中文程度突飞猛进,她挑选当跨国上班族,在东兴一家商铺当店员。

阿龙是一名街头卖货人,称生意越来越难做,斟酌回越南打工。

  冯氏爱是芒街周边的农村人,同村有20多人在东兴市保通冷冻食物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保通公司”)打工。2015年5月,在东兴口岸邻近看到应聘信息后,冯氏爱找了一辆摩托车,直接找到保通公司求职。

  今年7月20日,夫妻俩起进入南达公司东兴分公司,学徒阶段包吃包住,每月有1800元。对此,阿娟很满足,称比在越南赚得多,而且工作时轻松,不用晒太阳、搬重物。

  40岁的东兴人黄慧玲是阿珍、郑茉莉的老板,在此经营有三个门面。黄慧玲表示,同样的工资,她更偏向于选择越南姑娘,像阿珍、郑茉莉这样的越南姑娘,“年轻漂亮,中文好,勤快能干”。

  在老家,阿娟有两个孩子,大的4岁,小的3岁,夫妻俩每月会存3000元寄回家。

  商场的窄窄过道上,一位身体火辣、皮肤白净的越南美女悄悄地站着,羞怯地向路过的中国游客微笑。附近的中国店员介绍,她刚来东兴一个月,还不太会说中文。

  24岁的阿珍是越南芒街人,未婚,中文流利,去年景为“跨国上班族”:住越南芒街,在广西东兴市工作,每月工资2300元。谈及为何来中国上班,她说“工资高一点,可以学中文”。

  阿龙表示,当初生意难做,赚钱少,不少越南卖货人转业,不来东兴街头了,他也在考虑,要不要回越南打工算了。

  再是一些雇佣关联疏松,雇佣单位没有健全的轨制,境外边民在雇佣单位的劳务报酬没有任何记录,难以获得相关证据,而一些新的用工行业难定性,有些行动在必定的情势上躲避了法律、对雇佣方的处分缺少法律根据。

  24岁的阿珍和21岁的郑茉莉都是跨国上班族,在东兴一家特产店当店员,每月休息2天,工资约2300元。 本文图片 磅礴消息记者 陈绪厚 图

  该负责人称,从便民角度而言,用工资历要放宽,甚至要放宽至个人,但管理上有难度,对职员背景审查很难落实到位,“治理跟便民之间要做到均衡,最后实现双赢”。

  “越南工人都很节省,最多逛下超市买点生果,正常自己留两百元,剩下的工资都拿回家,甚至有人专门负责带钱回越南,抽点提成。”保通公司名李姓管理人员表示,该公司目前有180多名越南女工,多数是芒街周边地区的,她们每月两天假,每隔三天办次续签。

  韦贤和向汹涌新闻表示,越南人想到中国企业打工,仅办理《健康证》就须要7个工作日,还有5天的试工期,而且每月还需从新提供材料续签,相称耗时,成本也高,愿望能优化程序。

义务编纂:霍宇昂

  地处我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真个广西东兴市,沿北仑河而建,常驻人口约30万人。跨过北仑河,便到越南芒街,它是越南北部最大、最开放的口岸经济特区。两国边贸往来让东兴成为繁华的边贸城市,2016年其对外进出口总额30.9亿美元。

  东兴市人社局潘姓负责人表示,过去存在非法务工现象,标准跨境劳务工作才刚起步,处于探索阶段;在政府构想中,所有进入中国务工的越南人都会纳入规范管理之中。该负责人强调说,据相关猜测,越南人工成本低廉的上风可能只有5年,要捉住这段人口红利期。

  阿丽的家距离东兴口岸约3公里,那是芒街的乡下,她的两个孩子、丈夫都生活在那里。她当了几年街头卖货人,早上八九点过来,下昼六七点回去,每月赚一千多元。

  像阿珍、郑茉莉这样的跨国上班族,东兴口岸附近的商铺随处可见。

  多数越南人没有应用微信,但阿珍却是忠适用户,像中国女孩一样,她喜欢在友人圈发自拍照,而且每张都会美颜,配上越南文、中文、英文。

  “一个纯熟的越南工人,每月工资仅需2000多元,这比中国工人便宜1000多元。”邹杜平表现,他所在的公司附属于一家香港企业,在广东、福建、广西等地有工厂,若在东兴的跨国劳务摸索进展顺利,总公司有意进行转移,在东兴树立5000多工人的大厂。

  在和中国工友的交换中,读过九年书的阿娟学会了一点中文。邹杜平发明她比较机动、聪慧,有意识培育她成为技巧人员,让她承当更多的角色。经阿娟夫妻介绍,先后有11名越南人进入工厂,每介绍1人有100元的嘉奖。

  黄慧玲抱怨说,东兴的游客固然越来越多,但多数都直奔越南,进店消费的反而少了,生意没以前好做。

  在东兴口岸附近,主打越南特点的商铺许多,中国老板们为了营造异域情调,刺激中国游客花费,爱好聘任年轻、美丽的越南姑娘当店员。

  为了规范跨境劳务,东兴近年来积极推进跨境务工事宜。依照最新规定,进入东兴境内企业打工的越南人,需取得务工证,并履行“四证一登记”管理模式。

  增强监管

  邹杜平表示,他所招用越南工人一半来自劳务中介公司,为此得承担每人每月200多元,且每月需续签一次,影响企业生产。邹杜平盼望,中越两国政府能加强配合,中国企业能直接出去越南招工,以减省中介环节。

  广西东兴成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是一家劳务中介公司,自今年5月成立,共招收80多名越南工人,经由培训已有46人胜利到企业上班。该公司总经理韦贤和表示,和广西邻近的越南三省,较为富饶,来中国进厂打工的愿望不强烈,目前所吸引的越南工人重要来自越南中西部较为贫困地区,且以女性为主。

  斜挎包里有各式手链,均由木珠串成,木质不同,价钱不同,开价从30元到100多元不等。阿龙称,手链都是自家做的,且不店租等成本,价格已经比商场里廉价良多。当一位中国游客花50元从阿龙手中买走一条开价100多元的手链时,阿龙名义上难堪,但高兴之情早已无奈粉饰,赶快向这位游客推举另一条。

  该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调研呈文指出,数千越南人在东兴勾留,也给管理带来了挑衅,一定数目的境外边民在东兴实验区非法务工,受雇于私家业主,非法在东兴从事红木加工、建造、餐饮、美容美发等行业,有的走街穿巷贩卖越南特产,早出晚归,不滞留过夜。而因为行业人员疏散,务工形式、时间多样化,增添了发现的难度。

  在东兴街头,最有异国情调恐怕要数越南籍的街头卖货人。他们活泼于东兴口岸附近,能说简单的中文,街头向中国游客售卖香烟、香水、手链、越南盾等越南特产。这些男的多戴绿色圆帽,背玄色斜挎包,徘徊街头,向中国游客吆喝;女的多选择一处蹲坐,戴白色草帽及口罩,期待中国游客经过。

  妻子和两个孩子在老家,阿龙一人在芒街租了房,他的运动轨迹和数千寓居在芒街附近的越南人一样:早上过关进入东兴,日落时候返回芒街。虽说要跨国,但两座城市仅一河之隔,从一边步行至一边,算上通关排队时光,普通也就半小时左右。

  36岁的阿丽喜欢蹲坐在北仑河河边,前方摆放香水、油膏、手链等越南特产。这里是北仑河最好的观景点之一,不时有游客过来拍照。天天接触中国游客,阿丽学会了简单的中文,但她没有中国名字,叫“阿丽”仅仅是名字的读音濒临“丽”。

  郑茉莉一家租住在芒街,爸爸在芒街开摩的,妈妈在中国卖茶叶。每月,郑茉莉固定上交妈妈1500元,残余的几百元可自在安排,零用或买衣服。

  身高约175cm,漆黑的脸轮廓明显,嘴角挂浅浅微笑,30岁的阿龙在街头徘徊时,不时有中国女游客过来,要求合影。听懂后,阿龙都会配合。